联系方式
电话咨询(9:00am-18:00pm)
  • 电话:0571-85779929
  • 传真:0571-85779955
  • 邮件:adamzwl@sohu.com
  • 执业: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资讯 > 详细内容

法律资讯

康达律师有效辩护,被告人一审缓刑

发布时间:2018-11-08   点击次数:322次

 

20189月,由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周伟良律师团队代理辩护的金某某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案,经桐乡市人民法院审理,金某某一审缓刑。至此,实现了预期辩护目标。

案件缘起:在2017浙江“红盾网剑”专项执法行动中,桐乡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746将金某某等案件线索及相关扣押物品移交给桐乡市公安局侦查处理,同日,金某某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刑事拘留。

2017414,嫌疑人家属与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辩护协议,律所指派周伟良律师团队处理该案。

受案后,律师立即赶赴桐乡会见了嫌疑人,并向办案机关了解案情。根据所了解的案件情况,律师于42528日向公安机关先后提交了书面律师意见及取保候审申请,后于58当面向检察院侦监科提交了不批准逮捕的书面律师意见。2017512,嫌疑人金某某被取保候审。

据公安侦查结果:20165月至201745期间,嫌疑人金某某、詹某某、徐某某(徐某某被认定不构成犯罪)从桐乡当地的市场购“白坯”T恤衫、衬衫、羊毛衫,由嘉兴某公司提供正品“花花公子”商标吊牌,再委托加工点对白坯服装进行绣标和贴牌加工,然后金某某、詹某某、徐某某分别在各自淘宝店铺(C类店)中进行销售,累计销售数量25000余件,销售金额到260余万元,非法获利70余万元,现场查获服饰610余件,库存货值金额42万余元。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两次,一则向全国众多公安机关发送协查函,调取买家收货信息,二则对提供“花花公子”商标的嫌疑人施某某(20173月开始跟金某某、詹某某合作)立案侦查。

对此,辩护人在向公诉机关提交的书面意见中指出:一、金某某涉嫌犯罪的部分证据不足 () 现场被查获产品的销售价格即“标价”应以“¥129.00计算,不能以涉案产品标签上的“¥698”作为计算货值金额的标价。所谓产品标价,是面向消费者的,尤其在线上销售的情况下,消费者并不面对产品实物。嫌疑人金某某经营的网店网页信息显示,可以明显地看到其销售的“花花公子”衬衫图片下有两个并列标价,一种是字体加粗的标价(其中绝大多数为¥129.00),一种是字体缩小淡化并加删除线的¥698,对消费者而言,只有¥129.00这个标价才是实际销售标价,才是有实际意义的。如果以¥698.00作为案涉产品标价,那么既不符合事实,也有违主客观相一致的刑法原则,最终会导致罪责刑不相适应。 () 现场被查获部分的尚未实际销售的花花公子衬衫库存产品系犯罪未遂,其货值金额未到达犯罪追诉标准。1、根据淘宝网店交易规则及日常生活经验,本案嫌疑人即卖家需要在买家收到货物并用支付宝点击“确认付款”后才能从第三方支付中介淘宝公司处实际收到货款、完成交易,因此现场查获的610件产品(其中只有小部分打包待邮)均已无法交付、交易中断,属于“尚未销售”范畴。2、现场查获服饰产品数量610件,但16份《检验报告》只对其中588件服饰进行了抽样检测,另有22件服饰没有检测,且其中四份检验报告检验结论为合格,包括26条裤子和1件短袖T(白色)。即在现场610件服饰中,只有561件服饰有直接证据证明不合格。结合金某某、詹某某与徐某某的各自供述,现场查获尚未完成销售部分服饰,归属到金某某名下部分,且能认定不合格的最多是500-26474件。3、该尚未销售部分产品标价应以“¥129.00计算,则合计金额为474件×129/件=61146元。根据《刑法》一百四十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伪劣产品尚未销售,货值金额达到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销售金额三倍以上的,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未遂)定罪处罚。故就现场查获部分而言,其货值金额远远不足15万元,尚不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二、就已销售部分的产品而言,据以定罪的证据不足。1、第一次补充侦查《情况说明》载明:金某某经营的淘宝店被取证确认的销售金额合计17229元,该金额未达到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5万元销售金额。2、从第一次补充侦查中,被取证确认的销售时间集中在20173月、4月份,不能涵盖金某某整个销售期间。并且被取证确认的销售记录显示,金某某销售的花花公子衬衫价格就是129元。3、即便是已被取证确认销售记录的产品,目前仍缺乏直接证据(即检验报告)证明其为不合格产品。三、即便金某某、詹某某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也不构成共同犯罪,而应各自对自身行为单独承担责任。从现有卷宗证据看,金某某、詹某某等人有各自使用的淘宝账户、支付宝账号,有各自的进货渠道,以及各自始终“分开做”、“不是合伙,是分开经营的”等的供述,其不存在利润分成,实质上就是一种“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经营模式,并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分工问题。至于他们在同一个地点经营库存、到同一地方加工、销售的产品相类似,仅仅是基于亲戚间在外互相提供便利、照顾等原因,这种表面上的形式,不足以认定金某某、詹某某等人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共犯。故即便认定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金某某也仅应就其个人涉嫌犯罪部分承担相应责任。综上,鉴于现场被查获部分产品金额未达到追诉标准,而已销售部分产品缺乏认定不合格产品的直接证据。

公诉机关采纳了辩护人部分意见,仅对金某某等在201738201745期间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行为进行了指控,即金某某、詹某某库存服饰金额42万余元。此外,施某某结伙金某某销售3000余套,金额38万余元;施某某结伙詹某某销售400余套,金额5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施某某、金某某、詹某某分别结伙生产、销售伪劣产品,其中被告人施某某涉案金额43万余元,金某某涉案金额38万余元,詹某某涉案金额5万余元,部分产品扣押,其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归案后如实供述,可以从轻处罚;部分产品被扣押尚未销售,量刑时予以考虑。有悔罪表现,酌情从轻处罚,结合案情依法均可适用缓刑。法院判决:“……二、被告人金某某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已缴纳)。”金某某未上诉。

【题外语:由于先前当地类似经营模式(即在白坯服饰上加正品商标后进行网上销售)较为普遍,公诉机关曾表示,为维护市场经营秩序,要将本案作为一个标杆案件来办理,为此,在审查起诉阶段,公诉机关曾召集侦查机关、检测鉴定机构、嫌疑人(已取保)、辩护律师等相关各方,专门就案件相关问题举行了一个听证会,辩护人认为,这样的听证会确实有利于各方充分交换意见,有利于查明案件事实。】

 

 

 

案件参与律师

周伟良律师(高级合伙人)、陈跃君律师、王杭挺律师

 

分享到: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律师风采|法律资讯|经典案例|法律法规|办案心得|学术论坛|业务范围|联系我们
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备件销售电话 Tel:0571-85779929
传真 Fax:0571-85779955 邮编:310020 电子邮箱 E-mail:adamzwl@sohu.com 备案号:浙ICP备15024663号-1 管理后台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