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话咨询(9:00am-18:00pm)
  • 电话:0571-85779929
  • 传真:0571-85779955
  • 邮件:adamzwl@sohu.com
  • 执业: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案例 > 本站经典 > 详细内容

本站经典

李某涉嫌受贿一审辩护意见

发布时间:2015-10-15   点击次数:1894次

李某涉嫌受贿案辩护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接受被告人妻子的委托并征得本人的同意,指派我们担任被告人李某的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诉讼,依法履行职责,承担辩护任务。通过今天的开庭审理,以及前一阶段详细审阅案卷和多次会见被告人,辩护人已经充分掌握本案的相关事实。辩护人认为,本案的主要证据是通过非法方式取得,应依法予以排除;同时,现有的部分证据缺乏客观真实性,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结合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一、李某的供述系侦查机关采用非法手段取得,依法应予排除。

在审查起诉阶段公诉部门对被告人所作的笔录及法庭调查中,李某均提出其89日的供述是在侦查机关禁止睡觉、威胁抓其妻子女儿的情况下被迫所做,其供述都是编造的;同时,其后来供述也是侦查人员事先打好后逼他签字所为。辩护人发现,在本案案卷中既有证明被告人说法的证据,也有证明本案还存在其他非法取证行为的证据。

1、侦查机关在无管辖权的情况下调查被告人并非法限制被告人人身自由。本案程序卷显示,嘉兴市人民检察院在89日才将案件移交到桐乡市人民检察院,但桐乡市人民检察院反贪部门却于87日就将被告人从嘉善县以配合调查名义带走,未出具任何法律文书。

2、侦查机关通过不让被告人休息的方式取证,属于非法取证行为。被告人自述,其在到达侦查机关后,被告人就被施以械具,坐在限制自身自由的审讯椅上接受了长达60小时的调查,未得到任何休息。侦查机关提供的录像时间表明,至少从881132分至892021分在长达33小时的时间里,侦查人员以谈话、询问、讯问等形式、通过车轮战讯问手段,禁止被告人休息(实际上也没有条件提供休息场所),加上被告人本身就患有疾病,被告人笔录正是在此种身体处于崩溃状态下被逼迫所作,依法属于应予排除的非法证据。

3、本案数份笔录的内容雷同,印证了被告人所述“侦查人员打好笔录后让被告人签字”的说法。如第二卷第5页与4344页(陆某行贿事实)、第7页与第13页(陆某行贿事实和沈某行贿事实)、第10页与第14页(楼某和沈某行贿事实,仅把“棕色英菲尼迪EX系列”车改为“奥迪A6”车)、第19页与第39页(楼某行贿事实);第30页与61页(胡某行贿事实)、第82页与93页(陆某行贿事实)等。这些笔录涉及既有被告人对同行贿人在不同时间的供述、也有对不同行贿人在不同时间的供述,其文字基本雷同,其唯一发生的可能性就是侦查人员提前摘抄好让被告人签字。

4、本案的数份《谈话笔录》不是刑事诉讼证据的法定种类,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二、证人楼某、沈某的证言是在侦查人员指证下所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1、被告人供述在2009年初,曾经在盈湖花园小区门口收受楼某现金2万元;证人楼某在109日也做了同样内容的证言。但辩护人提供的一系列证据均表明,盈湖花园小区是20095月中旬才通过房屋竣工验收;被告人妻子6月底才与物业签订物业管理和管理费收缴协议,接收房屋并开始装修。可见,2009年初盈湖花园小区还是一片工地,被告人根本不可能在此出现。

2、被告人在89日(两次)、820日、823日所做四次笔录均供述在20116月的一个上午,沈某在盈湖花园小区门口的棕色英菲尼迪EX系列车内向其行贿2万元,其目的是为了船厂路北侧拆迁安置房工程招标帮忙。沈某在921日也做了同样内容的证言。但实际上,船厂路北侧拆迁安置房工程招标在2011年初就已经完成,沈某作为建筑业内人员,不可能不知道此事,更不可能在招标结束后还向被告人行贿要求招标时帮忙。

被告人之所以故意编造谎言,是在逼供之下不得已而为之,以期将来能够作为查证落实的线索。但十分巧合的是,证人楼某、沈某的证言也出现了同样的错误,这只能是在侦查人员的指证下才会发生。由于两人的证言系受指示下所为,故其整个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三、部分受贿事实不清,无法排除合理性怀疑,依法不能认定构成犯罪。

任何行贿事实都包括时间、地点、人物、行贿金额、行贿目的等最基本的要素,只要有其中任何一要素存在疑问,就达不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依法不得作为认定犯罪事实的依据。

1、陆某行贿第三笔“2011年初的一天,李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非法收受10000元”。对此,仅有被告人第五次笔录中有此供述,其前四次均无提及。从行贿人陆某的笔录来看,也仅提及“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为了船厂路北侧拆迁安置房工程招标事宜向被告人行贿。但事实上,该工程招标工作在春节期间(22日春节,218是评标)就已经结束,陆某不可能在招标结束后还向被告人行贿。显然,关于此项事实,不但被告人的各供述之间不一致,而且也与行贿人的证言存在矛盾;

2、陆某行贿第四笔“2012年初的一天,李某在其居住的盈湖小区花园门口陆某汽车内,非法收受现金10000元”。虽然被告人多次供述均承认此事实,且承认送现金目的是拜年。据查2012年春节是阳历123日,从一般习俗来看,拜年时间应在春节前后一个月左右。由此推算,陆某行贿时间不会超过223日。但辩护人提交的证据表明,陆某的奔驶车购买于3月底,二人根本不可能在奔驶车内行贿受贿;同时,证人田震欧的证言也证明,其作为陆某司机,2012年初从未到过盈湖花园小区门口。陆某虽然说是在20123月份的一天行贿,按其坐奔驶车的说法,至少是3月底,显然此时早已不是拜年时间。可见其证言极不真实。因此,结合奔驶车出现的时间和拜年时间来看,陆某的证言明显虚假。

3、胡某于2010年初的一天向被告人行贿5万元,请求被告人在锦和苑四期工程招标时帮忙。(1)该工程评标于2008129日结束(见第三卷第113页《嘉善县建设工程评标报告》),此时招标工作已经结束,胡某不可能为此行贿;(2)被告人和胡某笔录均表明,两人直至2009年初经人介绍认识,胡某也不可能在2008年前就向被告人巨额行贿;(3)胡某承认向被告人行贿款项是在“嘉善农村合作银行的卡”里取出来的,但经辩护人向嘉善农村合作银行初步查询,胡某在2010年初尚无在该行开卡记录。(4)锦和苑四期工程招标文件显示,胡某根本未参与该工程的投标,这与其巨额资金行贿目的明显矛盾。可见,胡某向被告人行贿事实根本不能成立。由于胡某未出庭作证,无法通过当庭询问的方式查明事实,加之该银行仅对公检法单位出具证言,故辩护人建议法院暂时休庭延期审理,待向胡某或嘉善县农村合作银行查明事实后继续开庭。

四、被告人具有从轻处罚情节

1、被告人主动交待收受楼某礼物事实,属于酌定从轻的情节。

2、虽然被告人在审查起诉期间否认了原有供述,但本案的证据表明,被告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确实在非法对待的情况下所作。故应认定其在审查起诉阶段作出了如实供述,而不是被告人认罪悔罪态度不好。

3、被告人系偶犯初犯,以前从未受到过法律的追究。

 

综上,本案中指控被告人受贿的主要证据是通过非法方式取得,依法应予排除;同时,指控被告人受贿的绝大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认定被告人存在受贿行为。希望贵院能够查明事实,对被告人作出公正的判决。

以上意见,请予考虑!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  周伟良律师

尹口律师

                                                                    20121111

 

 

 

 

分享到: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律师风采|法律资讯|经典案例|法律法规|办案心得|学术论坛|业务范围|联系我们
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备件销售电话 Tel:0571-85779929
传真 Fax:0571-85779955 邮编:310020 电子邮箱 E-mail:adamzwl@sohu.com 备案号:浙ICP备15024663号-1 管理后台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0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