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电话咨询(9:00am-18:00pm)
  • 电话:0571-85779929
  • 传真:0571-85779955
  • 邮件:adamzwl@sohu.com
  • 执业: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案例 > 本站经典 > 详细内容

本站经典

金某涉嫌买卖毒品一审辩护意见

发布时间:2015-10-15   点击次数:746次

金某涉嫌贩卖毒品案的辩护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接受被告人金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涉嫌贩卖毒品案的辩护人。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被告人已经承认指控的基本事实和罪名,其认罪悔罪的态度希望得到合议庭的认可。同时辩护人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法律依法行使独立辩护权,所提出的无罪辩护意见不应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产生不利影响。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主观上无贩毒故意和牟利目的,客观上未实施贩毒行为,依法不构成贩卖毒品罪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结合本案的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 起诉书指控的第一、三项事实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起诉书第一、三项指控事实是金某分别应王某和贾某的请求,从贾红明处购买300元的毒品,并与请托人一起吸食了毒品。辩护人认为,因王某和贾某购买毒品的目的和用途都是吸食,被告人在整个过程中并未得到任何经济利益,故被告人的行为应定性为代购行为。同时,被告人参与吸食的行为也不应定性为牟利。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一条的相关规定(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毒品数量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对托购者、代购者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代购者从中牟利,变相加价贩卖毒品的,对代购者应以贩卖毒品罪定罪),被告人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1、从主观上来看,被告人是为他人帮忙,并无贩卖意图。

    1)被告人供述和王某、贾某笔录均一致显示,被告人并未主动购买毒品,而是在接到王某和贾某请求去买毒品的电话之后,被告人才与贩毒人员贾红明联系购买毒品。

    2)被告人之所以愿意帮忙购买毒品,是出于朋友的情谊,因为他和王某、贾某平时是很要好的朋友,经常相互帮助、一起玩乐。从常理上来说,被告人不可能在为朋友帮忙的时候产生从中牟利的想法。

    3)王某和贾某之所以要找被告代购毒品,是因为他们现在和毒贩贾红明关系不好了,但又觉得贾红明所卖毒品的质量较好,故请求被告人代为购买。

    4)被告人以300元买进后又仅收取请托人300元的事实也在客观证明,被告人无牟利的意图。相关笔录也显示,贾红明的毒品质量较好,其价格是400元。如果被告人想牟利的话,即使加价卖出也不会被王某等识破。

    5)从被告人的经济实力来看,其也不需要在代购毒品的过程中牟利。被告人在二十年前就有个人资产1000多万元,前几年投资办厂也获利不少。目前其每月的固定收入也有近8万元,且正投资200万元开办高档酒店。同时,被告人平时为人豪爽大方,以他的经济实力,意图在300元的小事情中牟利既没有面子也不值得去做。

2从客观上来看,被告人的行为是代购而不是贩卖毒品。

   1)所有在案证据表明,被告人帮忙买来的毒品用于了吸食。对此,王某或贾某在请被告人帮忙购买毒品时,就明确告知;被告人基于朋友关系也足以相信,他们购买毒品的目的是自吸。  

2)起诉书指控的第一项中,被告人将毒品交付给贾某时收取300元的行为,并非出卖行为。贾某在电话中请求被告人帮忙购买时,并未将价款交给被告人,故被告人在购买毒品时只能先垫付300元。而被告人将毒品交给贾某时收取300元时并未加价,只是收回了垫付的价款。因此,从整个过程来看,该行为仅是代购行为。

    3)起诉书指控的第三项中,被告人甚至都未垫付资金,仅是把王某早放在台球桌上的300元钱,转手递交到前来送毒品的贾红明手上。这是一种更加明显的代购行为。

    4)被告人行为依法不能定性为贩卖毒品。根据《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三)》第一条,贩卖是指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销售或以贩卖为目的而非法收买的行为。从逻辑上说,既然表述为买或卖这种交易行为,其目的只能是获取物质利益,否则没有人闲得无聊、甘愿冒险去从事毒品交易。本案中,被告人购买毒品并非用于出卖而是为朋友帮忙,不存在为卖而买的情形;同时,被告人将购买的毒品交给朋友后收取300元钱,并没有任何加价,仅是收回垫付的本金,在性质上也不是出卖行为。因此,被告人的行为仅是代购行为而非贩卖行为。

    3、被告人代购毒品后免费参与吸毒的行为,不能定性为牟利。

    1)根据被告人的当庭陈述,第三项指控被告人参与吸食毒品后付给了贾某100元作为吸毒成本,被告人并非免费吸食。对此事实,辩护人申请贵院调查落实。。

2)被告人获得免费吸毒的“好处”不是法律明确规定的“牟利”形式。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一条的规定,代购者从中牟利,变相加价贩卖毒品的,对代购者应以贩卖毒品罪定罪。可见,代购者牟利的方式,只能是在价格上做文章,要么直接加价,要么间接加价(如降低纯度或减少份量后原价卖出)。显然,本案中被告人获得免费吸食的好处,并非获得了毒品在流通过程中因价格变化而产生的经济利益,也当然就不是法律规定的代购者构成贩卖毒品罪中的“牟利”情形。根据罪刑法定原则,被告人此种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3)被告人获得免费吸毒的“好处”不构成刑法上的“牟利”。被告人参与吸毒,仅获得了精神享受,是一种精神利益。根据刑法通说,贩卖毒品罪中的牟利,只能是牟取物质利益。(见张明楷:《刑法学》(第三版)P827页)。因此,即使认为被告人参与吸食毒品获得了某种利益,这种行为也依法不属于刑法上的牟利。其实在整个刑法中,刑法调整的利益只能是物质利益而不包括精神上的利益,如接受性贿赂并非受贿。

4)被告人愿意帮助购买毒品的目的,并非想获得参与吸食的好处。首先,被告人吸毒时间短,还处于其吸毒后十分难受的未成瘾阶段,故对吸毒基本没有兴趣,参与吸毒对他来说也并非“好处”。其次,被告人之所以参与了几次吸毒,完全是出于朋友交往的需要,但并不会为吸毒而做某事。这和不喝酒的人出于陪客偶尔也会饮酒、但不会为了喝酒去做某件事的道理一样。再次,被告人从未主动购买过毒品的事实,也从另一面证明被告人并无毒瘾对吸毒没有爱好。最后,被告人经济实力强、圈内地位高,还不至于沦落到为了混几口毒品抽而给朋友代购毒品的地步。

    5)被告人答应代购毒品时,双方从未形成被告人免费吸食的合意。无论是王某还是贾某,在请被告人购买毒品时,并未承诺让他参与免费吸食;被告人在答应帮忙时,也并未主动提出要获得免费参与吸食的好处。在案证据也表明,被告人在某次帮助贾某代购毒品者后,并未参与吸食。可见,即使是被告人想参与免费吸食,也只是一厢情愿。事实上,被告人虽然没有请他们吸食过毒品,但也经常请他们吃饭、娱乐。被告人之所以能够得到他们邀请参与吸食毒品,是因为他们之间深厚的朋友关系,出于礼尚往来、有福同享的朴素观念。

   

4、被告人行为依法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由上述分析可见,被告人的行为在法律上应定性为吸食者代购而不是贩卖,其参与免费吸食毒品的行为并非以牟利为目的。根据《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一条的规定,被告人的行为只可能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而不能构成贩卖毒品罪。然而,本案中并没有关于持有毒品确切数量的证据。即使按现有证据进行推算,本案所涉冰毒数量最多也仅1.5克,也远远达不到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定罪标准。

二、起诉书指控的第二项事实不清,被告人行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

起诉书第二项指控被告人购买了300元毒品后提供少量给王某吸食,从中获利100元。辩护人认为,该项指控事实与证据不符,且本案证据证明被告人是应王某之请求而代买毒品后一起吸食。

1、指控事实与本案证据不符。

    从被告人供述和王某笔录来看,被告人并非提供少量毒品给王某吸食,而是被告人和王某一起吸食了被告人购买来的毒品。这和给他人提供少量毒品后收取100元在性质上完全不同。

    2、本案证据证明被告人是应王某之请求而代买毒品后一起吸食。

根据被告人的多次供述,是王某主动打电话请他帮忙代买毒品,被告人花了300元,王某吸毒后仅给了被告人100元;根据王某的一次笔录,他是凑巧赶上被告人购买了毒品一起吸食,自己因吸食了几口而给了100元作为毒品费用。辩护人认为,应认定被告人是应王某之请求而代买毒品后一起吸食。

1)被告人的供述更具有真实性。从证据来看,被告人关于该项事实有三次供述,第一次是主动交代,多次供述的内容都十分详细且前后一致。而王某仅有一次笔录,仅谈到电话联系了被告人,但打电话的内容是什么并没有交代。从实际来看,被告人虽吸毒,但没有上瘾,故其主动购买毒品吸食的可能性很小。因此,被告人的供述更具有真实性。

2)从王某笔录内容可推定是他主动打电话请被告人代购毒品。首先,王某多次参与吸毒且已成瘾,吸食毒品的要求更强,结合曾请被告人代买毒品的经历来看,王某再次要求代买并过去吸食的可能性很大;其次,从整个过程来看,王某应事先知道去被告人处可以吸毒。根据笔录,王某吸食几口后就走掉,可推定他应还要其他重要事情急需处理。但在此情况下,他仍然抽空去被告所在宾馆房间,其目的只能是去吸毒。因此,他应事先知道有毒品吸食或准备去吸食,否则他不可能专程过去。这种情况发生的前提,只能是他自己打电话请被告人代购毒品。

3)即使认为多项证据之间存在冲突,也应作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    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是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性怀疑。即使认为关于该事实的多项证据之间存在冲突,按照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也应认定是王某主动打电话请被告人代购毒品,后两人一起吸食。由于王某仅给被告人100元,故被告人不但没有收回垫付本金,实际上还亏了200元。

   3、基于上述分析,被告人的行为应定性为吸食者代购毒品,依法不构成贩卖毒品罪,理由同前。

   三、其他需要说明的问题

   被告人在取保候审期间,在公安机关传唤后未如期归案并非为了逃避侦查或罪责,而是另有客观原因。一是其母亲该段时间内重病住院,被告人需尽孝敬之心;二是其投资的酒店已进入装修结束期间,需要被告人投身办理一些重要事务;三是被告人已经获得其他人的犯罪线索,正在进一步查证落实,准备争取立功机会;四是被告人也将上述情况给相关民警电话报告过,但未得到明确答复。

   

以上意见,望贵院采纳!

 

 

辩护人:周伟良律师  尹口律师

                                                         

                                                                                                                  2013123

分享到: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律师风采|法律资讯|经典案例|法律法规|办案心得|学术论坛|业务范围|联系我们
北京康达(杭州)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庆春东路XIC西子国际中心D座5楼 备件销售电话 Tel:0571-85779929
传真 Fax:0571-85779955 邮编:310020 电子邮箱 E-mail:adamzwl@sohu.com 备案号:浙ICP备15024663号-1 管理后台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1054号